浅谈学校管理中的“民主和民粹”

时间:2018-04-27 08:40 点击:次 作者:校长室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政党理论研究所所长蒋德海撰文:价值取向不同实践方式有别 莫把民粹当民主。

文章的主要观点摘要如下:

民粹主义是一个涉及政治学、社会学等学科的复杂概念。民粹主义有时也称作平民主义,它主张社会进步要体现平民的利益和价值诉求。当很多人的诉求存在不合理因素时,这种纯粹以多数民意为追求的政治主张就容易演变成一种极端化的倾向。

从理论和实践上看,民粹主义并不等于民主。概括起来,二者主要有三个区别。

民主所主张的多数主义是有限多数主义,而民粹主义则把多数主义绝对化。民主要求少数服从多数,但这一原则在实践中并不能绝对化,实际运用上并不是任何事情、任何场合都要少数服从多数。但民粹主义奉多数为至上,凡事由多数决定,在多数的名义下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民主要求法治,但民粹主义可能否定和破坏法治。民粹主义可能为了一时的诉求,打着多数人的旗号进行一些偏激的活动。

民主要求理性,但民粹主义可能非理性化。但民粹主义为了吸引眼球或宣泄情绪,可能将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放在一边。

民粹主义中的非法治化和非理性化因素如果不加克服,就容易发展成为冲击民主法治文明的负面因素,结果会破坏社会安定、损害人民利益。因此,在我国当前的民主法治建设中,应注意辨别哪些是民粹主义思潮,避免把民粹主义当作民主。

联系到学校的实际工作,关于民主管理的问题有很多思考,分享如下。

学校的建设和发展需要民主管理,需要民主监督,学校的任何一项决策需要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民主的意识并不能很好得到落实并真正发挥民主监督作用,分析起来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个人决策和民主决策的界线无法很好的把握,哪些决策可以由个人决定,哪些决策必须通过民主表决来达成,尽管有相关的文件规定,但涉及到利益分配等实际问题,意见很难达成一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屡见不鲜,导致决策的流产也时有发生,推诿,扯皮,无休止的争论,进而影响整体工作的推进和开展。

第二、人的认识水平限制了民主决策的实用性和实效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消极思想和 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的对公共事业的冷漠,让民主决策在工作过程中往往流于形式,甚至变成闹剧。

第三.民主蜕变成了“民粹”最终捆绑了本很正常的决策。别有用心者“挟民主以令诸侯”,打着民主的旗号,扰乱正常的秩序,“浑水摸鱼”者借此实现一己之私。

学校真正需要民主决策的地方概括起来其实只有两个方面:管理制度的出台,如考勤制度等;利益的最终分配如绩效工资分配制度等。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以上的问题,那么学校民主决策必将误入歧途,走向邪路,最终影响学校的良性发展。而解决以上问题,必须理清学校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

人心浮躁,物欲横流,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盛行的不良社会风气对教师和教师这个行业的影响毋容置疑。在校园内,由此产生的问题和矛盾已经无法回避的摆在了管理者的面前。

列举以下一些现象。

第一、毛主席说过:除了沙漠,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还会是这样。学校也是这样,无论什么样的决策想得到所有人同意和拥护都是不可能的,总有那么一部分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因为一己之私,对学校的制度横挑鼻子竖挑眼,说三道四。

譬如,喜欢迟到和早退的人总是仇恨你的考勤和签到制度,他们甚至希望学校没有大门和院墙,(据说有的单位有的人利用假的指头参与指纹考勤,有的人捂着脸从监控下溜着墙角挤出单位);不想上课的人总希望绩效考核方案中工作量设置占比为零;上课不认真的人总希望学校永远不要考试等等。

面对这些人,你无论出台什么措施,如果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民主表决的话,结果可想而知,他们都会表示反对,甚至打着民主的旗号,躲在酒坛子后面眯着醉眼,说三道四。他们甚至采用种种低劣的手段控制民意,干扰正常的民主决策。

第二、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之间似乎有着天然的对立,尤其是在利益分配上,干部和普通职工很难站在同一立场上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因为行使管理权,所以教干往往得罪一些人,最终导致职务问题变成了人际关系问题。也就是说,只要是涉及到管理的决策,没有哪个被管理者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追求自由,我行我素,是很多人共同的“价值观”。排斥甚至“仇视”教干的现象存在,有着“狐狸心态”的人也不少。有人这样说,全校只需要保留一个校长,其他教干都可以取消。有的人平时工作不和教干比,一到分钱的时候就会盯着教干不放,且理直气壮的说,教干工作凭什么有报酬,为人民服务是不该谈报酬的云云。面对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论调,这种状况下的管理工作,民主面临的考验是可想而知的。

第三、大集体利益和小集体利益的冲突自古有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经没有人知道或者记住它的本意是:如果人不修身,那么就会为天地所不容。小家和大家之间的利益选择,前者更多的处于绝对的优势,“大河有水小河满,小河有水大河满”这本是真理,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往往很多人希望大河的水都流到自己的小河里面去,多多益善。很少有人关注大河更需要更多的活水。在日常工作中,个人感受第一,工作任务完成第二;在利益分配面前,个人利益第一,集体利益第二,这些心态和现状存在绝不是个别现象。在这种环境下去谈民主,其难度可想而知。

基于以上原因和问题,“民粹”往往扭曲了民主管理的真正实施。于是上文引用中的现象自然而然的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民粹主义可能为了一时的诉求,打着多数人的旗号进行一些偏激的活动有之;当很多人的诉求存在不合理因素时,这种纯粹以多数民意为追求的政治主张演变成一种极端化的倾向也有之;更有甚者,民粹主义为了吸引眼球或宣泄情绪,可能将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放在一边,对真正的民主发起攻击,制造事端和麻烦。在多数的名义下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面对以上的问题,如何发挥真正的民主力量,已经成为管理者思考的重要问题。既然问题的症结已经很明白了,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就非常的清楚了。

  第一,宣传正能量,强化正确舆论引导。

江泽民说: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任何时候都不能模糊,不能动摇;胡锦涛说: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习近平总书记的强调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更是舆论工作的重要指导思想。由此可见舆论建设工作是多么的重要。

发挥正确舆论的引导作用,表现在具体工作中就是让优秀的人说话,让正能量发声,扩大他们的影响力,维护以他们为代表的一大批员工的利益。

无论哪个单位,总会有一大批“志虑忠纯”充满正能量的员工。大如感动中国的道德模范,小如身边的师德标兵,他们关注自身修养,关注自己的人品,做人处事,底线意识明确;好还是不好,做还是不做,说还是不说,他们立场鲜明,把握分寸,不偏激不偏执,不走极端,对问题的判断和表达能够做到公平公正。这样的人必须给他们创造说话的机会,民主让这些人作为代表来表达,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偏差。

科·达勒维耶说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崇高事业需要榜样引领。道德模范是道德实践的榜样,劳动模范是民族的精英、人民的楷模,青年模范是广大青少年学习的榜样。领导干部、公众人物、先进模范都要为全社会做好表率、起好示范作用。

正能量的影响力是一个学校发展的必不可少的厚土和基石。

给能说话的人提供说话机会,让正常的需求和建议得到合理的表达与诉求,让主流民意成为民主决策的重要力量应该是学校民主决策的重要工作之一。

第二, 民主与集中不可分割。

正如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所有的自由都是建立在规则的基础之上一样,绝对的民主不仅难以维持甚至很难成为现实,民主离不开集中。无政府主义喧嚣一时,最终被所有体制所抛弃,就在于它根本不能够维持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

民主是决策基础,集中应该是决策的最终落脚点。

先看看领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毛泽东同志在1957年就作了系统的论述:“在人民内部,民主是对集中而言,自由是对纪律而言。这些都是一个统一体的两个矛盾着的侧面,它们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我们不应当片面地强调某一个侧面而否定另一个侧面。在人民内部,不可以没有自由,也不可以没有纪律;不可以没有民主,也不可以没有集中。这种民主和集中的统一,自由和纪律的统一,就是我们的民主集中制。”(《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第762)1979年,邓小平同志又一次强调了这个问题:“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这就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75)

具体到日常管理中,广泛听取不同的意见,尤其是那些代表正能量的意见,是各种决策必须步骤。和他们商量,听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寻求他们的帮助,最终为一个科学的决策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

我们必须坚持:民主离不开集中。

忽视民主的决策有可能会让工作悬空不接地气,脱离群众;但那些一味强讨好“民主”的决策不仅会让集体利益沦为“唐僧肉”,更有甚者,会让一大批群众和群众利益受到伤害。

至于那些只要民主不要集中的民粹意识,一旦他们目标实现或者他们的伎俩得逞,按照他们的思路和方法去开展工作,单位的灭顶之灾肯定是不远矣。

第三,加强决策者的自身建设是抵制民粹的最有力武器。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俗话又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就提醒决策者必须要强化自身或决策团队的建设。让民粹或者纯反对派,无懈可击,让正能量聚集,让集中的意志成为最广大群众的利益切实代表。

话语权和决策权往往集中在少数人或者个别人手中,而这些少数人不是领导就是和领导最近的人。这就要求,这些人在工作中能够公平、公正,无私,无畏。从自身做起,做小事做起,用实际行动证明“集中”的力量。这就要求,这些人能够时刻关注群众的利益,时刻关注正能量生存状况,密切联系他们,到他们中间去,用自身的工作业绩和实际的工作影响将民粹从他们身边挤走。

子曰:“其身正 ,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我认为这是预防和抵制民粹的最有力武器。

说了这么多,民主终究是个好东西,是个让人向往的东西,但是,真正让民主走向舞台中央,成为决策和管理中的主角,任重而道远。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申请链接